北大侠客行MUD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新手 wiki 升级
楼主: ajump

病卫何辜----某日醉酒突续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1-26 10:0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nrm 发表于 2020-11-19 10:47 AM
哇,我对老郭肃然起敬五体投地。
说实话初看文章还羞的我有点老脸发红,
到后面看到老郭的筹备和分析的文章 ...

那我要加肉!毛细的。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1-26 10:0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dsleeper 发表于 2020-11-3 12:19 PM
原来写文章隐稿需要这么多,设定需要这么多,想想脑袋就疼,怪不得我作文都写不好。
guo大佬这 ...

装逼犯的装逼话,无需当真嘿嘿嘿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9 19:5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ajump 于 2021-8-19 07:59 PM 编辑


      大年初二的傍晚,吴二懒洋洋披了褂子,喝了口冷茶,站起身来,将衣襟掖了掖,遮住瘦如弱鸡的肋骨,慢腾腾系着搭扣。他身后布帘内细细碎碎一阵声响,听得一个妇人的声音道:“你还不快着些,看看一会儿那几条死尸又来叫魂。”吴二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急什么,误不了你的好时辰。外面日头都没落山,屋里日头就着急升起来了。”只听哗啦一响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拉开布帘,坐在炕上怒骂道:“你喷的是什么粪?那个叫什么招财猫的小子,每次来都盯着我的大腿看,那是什么好东西了?难道你就喜欢他看我?”

      吴二道:“你像天仙么?哪个稀罕看你?再说了,看看又碍得什么事?”女子怒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等回头被他看上了,我可不管。”吴二哼了一声道:“哪里还轮到他?看上你的人还少了?你这般急着赶我,就为了给人家腾地方,当我不知道么?”女子气得满脸通红怒道:“吴天亮!你这个王八蛋!你当初花言巧语骗了老娘,唾沫星子说的天花乱坠,到头来没一样算数的,要不是我……你天天拿什么去赌?现在你来说这等话,我……我又是为了哪个?你……你这没良心的……”说着眼圈一红,就要垂泪。

      那吴二却不着急,慢腾腾回来坐在炕边,揽住了女子,赖皮赖脸道:“翠花儿,你看看,怎么说着说着就急了?我不是人,惹我宝贝生气了,你打我,可别气坏了身子。”那翠花身躯扭动,气鼓鼓抹泪。吴二又是温言相劝,涎着脸抱过来亲妇人脸颊,又是伸手一通乱摸。翠花总算收了气,按住他的手道:“好了好了。你这没良心的王八蛋。”吴二嘻嘻笑着道:“我是王八,我是王八。”翠花醒悟过来,少不得又是一顿掐拧,吴二躺在炕上,连连告饶,二人胡闹了一番才罢。

      翠花慢慢整理衣裳,对着镜子梳理头发。她眉眼长得极好,奈何颧骨稍微高凸,显得有点刻薄;脸色桃红可爱,却在右眼下有一颗泪痣,露出几分精明相;好在樱桃小口,唇色红润,最为惹人怜爱。翠花画好了妆容,转身看见吴二还站在堂间,白了一眼,推开他,蹲下去挑亮了地上的火盆,又起身走到炕边,将凌乱的被褥整理好叠起来,放在屋角,又打开旁边大柜子,抱出一床新鲜棉被来在炕上铺好,然后将布帘拉上,回身坐在圆凳上。

      翠花手里慢慢绞着一条帕子,问吴二道:“杵在那做什么呢?还不快去挺尸?”吴二笑嘻嘻地不说话。翠花道:“莫非是还想再闹一回?你这身子骨可不行了。”吴二作揖道:“姑奶奶饶命罢。我可是一滴也没有了。”翠花啐了一口道:“净是些虎狼之辞。不行了那还不赶紧滚?”吴二道:“倒也不急,太阳将将落山,哪里就来的这么快。”翠花一拧身子不理他。

      又过了半晌,翠花实在忍不住,一拧身又转过来,说道:“你还不走,一会可就撞上了,哪个脸上好看?”吴二奇道:“咦?我在自己家里陪着媳妇,又怕什么难看?”翠花咬牙道:“你自是不怕难看,你哪还有什么脸?可是我……你不想想我……多难看?哪个又说我是你的媳妇了?你几时娶了我做老婆?”吴二笑道:“娶是没娶,但这村里谁不知道你是我吴天亮的婆姨?哪里还用得着说嘛。”翠花实在拗不过他,道:“罢了。说罢,这回又要几个钱?”吴二道:“自然是我宝贝儿说了算。”翠花叹了口气,转身从抽屉一指一指数出五十文钱,递过去嘱咐道:“省着点啊。”吴二接了钱,道:“只怕还要再来些。”翠花道:“又是为什么?”吴二道:“前阵子本来赢了小毛子两吊钱,却都被一个新来的小子赢了去,那小子有些手段,我和小毛商量着怎么翻本。”翠花道:“那是你们的事,我这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吴二笑嘻嘻道:“前阵子不是送了你一对耳环么?”翠花一下子站起来道:“好不要脸,那是你送的么!”吴二道:“咱俩夫妇,还分什么你我呢?”翠花气得满脸通红,拉开抽屉抓起一个小袋子砸过去骂道:“滚滚滚!你这输了房子输老婆的怂货!等我也死了,看你还能输什么!”那吴二早将布袋一把捞在手里,嬉皮笑脸学着戏文的台词弯腰说道:“多谢娘子!看吴二发了大财,给娘子打一对金坠子,替换这对银的!”一边说着一边在翠花的怒骂声中开门逃走。

      岂料他刚一开门,就看见面前一个人影,举手正打算敲门。这闹了半天,外面天色已经全黑,吴二一时半会看不清此人面目,却对此人来的目的心知肚明,不由得脸上一热,低头快速向东跑去。至于那人在后面似乎还打了个招呼,他就完全没听见。
这敲门之人正是名为枫若夜的汉子。他刚举手,就看见一个瘦弱汉子开门,然后低着头匆匆跑开,不由得心下纳闷。他推开院门,隐约见得院内没有鸡笼犬舍,心想:“看来老娘日子很清苦,竟然连小家禽都养不起,也不知道见我突然归来,娘还认得我不?”一念及此,不由得心下一酸。他本想高声喊“我回来了”,转念一想,二十年过去,自己离家时还是个小小少年,如今已经虬髯满鬓,老娘万一欢喜过甚,有个好歹,岂不是罪过?不如先进去再缓缓告知。于是他举手在门上敲了两下,推门而入,准备说一句:“有人吗?我进来了!”

      他话还没说出口,只觉得一阵香风袭面,怀中扑进了一个温软的身子,接着两条白生生的胳膊就绕住了他脖颈,听得怀中人腻声道:“死人,还敲什么门呢?假斯文。”那人说着不停扭动,就要往他怀里钻。

      枫若夜大惊,要把来人推开,岂料入手便是丰盈绵软,满满的一大把雪腻酥胸,忙又撤了手,口中直道:“罪过罪过!”那人也觉出不对,尖叫一声逃了开去,厉声道:“谁,你是谁!哪里来的野人!”

      枫若夜定睛望去,却是一个艳色女子,捂着胸口神色惊惶,显是受惊不小。他心中大吃一惊,慌忙搭手问道:“惊扰小娘子,这里可是枫家么?枫大娘在哪里?”

      那女子正是翠花,见眼前汉子高高大大,满脸胡子,并非自己心中想象的那人,啐了一口道:“什么大娘小娘的!这般不尊重!你是什么人?”枫若夜侧脸搭手道:“在下枫家二小,此处是我娘亲旧居。敢问我娘枫大娘在哪里?俺少年间在此居住。”翠花摆手道:“没有没有!十年前……我就买了这房子,那人家却是姓吴。”枫若夜赶忙弯腰道:“对不住对不住!”一边向外退去,心中却想:“老娘去了哪里?我这般辛苦回到家乡,难道老娘故去了?”突听翠花道:“慢!你找风大娘作甚?”枫若夜惊讶道:“夫人不是不识得我娘亲,怎的突然又问?”翠花道:“村子如此小,我记错了可以也未必。”一边将手中绢帕拿出,左右抹拭,颈胸间却丝毫不见汗意。
      
       枫若夜躬身道:“我在外从军多年,今日得回故里,想奉老娘终下,未曾想老娘已不在此处。”翠花道:“那倒正常。我委实不记得有此人,你要是没处歇息,出门斜对面倒是有个玄坛庙,可供相公容身一二,再作计较。”枫若夜打拱道:“多谢娘子。”翠花掩口笑道:“休叫妾身娘子,我是个天理带来的寡妇,其实尚未出嫁。”枫若夜后退道:“如此惶恐,小子退下,明日再探访。”翠花道:“若如此,今儿夜了,明日再来讲过。”枫若夜自退出,翠花这厢暂且不提。

      枫若夜出了大门,却寻不见记忆中那一座玄坛庙。闯进一家穷汉屋内,方知找错了方向。原本的枫家大屋门口向西北,如今改向了东北,自己找错了方向。回转来再寻,果见斜对面一间破旧大庙。

      那庙显见得无人祭拜,大门早已经破败不堪,两颗斑驳的松树聊作门楣,上书对联言道:“熙熙攘攘不过市来市往,进进出出难逃雁飞雁归”,横批做:“玉府茂财回”,心中笑道:“这文采恐怕连个秀才也中不得,居然敢给玄坛题联。”摇了摇头进得庙来,搜了一捆稻草,寻个自在处躺下了。翻来覆去睡不着,猛睁眼,却见对面墙壁上提了一首野辞,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。那辞道:

      “峰栅起,夜出湟,近锋雪色,粮道空茫,殄近谜道堕古嵻。韩城午夜,西帅骑闯,晋长陆路力议秦,突在东街,佑寨西廊。斗近登仓破蛮夜,泪赋南衣江。”

      枫若夜从草塌上一挺跃起,四顾彷徨,才发觉不知不觉中早已擎刀在手,自己齿间咯咯作响,已经怕到了极处、他脑中只想着一件事:“这是谁写的?他怎地知道我将会到此处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……”

       正思量间,外出突然亮起火把,外间数十人喊道:“贼子便在此处!走不脱了!”说话间,庙门口涌进几十个人来,为当中一人哭得梨花带雨,正是一个明媚的女子。
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1-8-19 20:3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坐等更新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9 21:1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那人在身后问道:“便是如此?然后呢?”语声干哑毫无平仄起伏,便如僵尸一般。王小二那还有半点隐瞒,道:“那翠花便是诬做那汉子是白日闯门的强盗,……占了她身子……还抢了二十两白银。”那人道:“这穷乡僻壤,女子如何能在房内藏有二十两白银?这也太假了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说的是,这明是诬告,但大宋律一样是奸出妇人口,没人坏自己名节来诬告,抵赖不得。”身后那人道:“这是什么狗屁法律?”王小二道:“大宋律例如此,小人……也觉得不该。其实那翠花人尽可夫,虽没出嫁,实在是这村里的暗娼,说的话本就做不得数,有钱谁都能睡,哪里有什么名节,便是我也……”那人道:“够了,然后呢?”

      王小二似是心中害怕,道:“爷爷说的是……然后那汉子十分不服,挺刀相抗,小毛子要在翠花面前邀功第一个上去,大家还没怎么看清,就觉得眼前一花,小毛子就被他一刀砍了……”话未说完,只见眼前一刀寒光闪过,却是那人将长刀插在他眼前,只吓得王小二魂飞魄散,续道:“砍了……砍了一臂!小的没说谎!”身后那人道:“嗯。这还差不多,刚才我问过他,却是少了一条臂膀。然后呢?老老实实说来。”王小二道:“那汉子显然武艺十分了得。大家正慌乱间,翠花走过去道:‘我一个妇道人家,不敢说什么慌,这位大哥刚才你是不是来了我家?’”


      身后那人似乎是十分不屑,鼻孔重重出了一口气道:“这妇人有鬼。”王小二道:“老爷明鉴。翠花一边走过去,一边做了个个什么动作,我在这边洞里看不清楚,然后就听见那汉子说“小娘子,你明知……”,接着我就只看见大家一拥而上,后来的事情,我不是很清楚……”



       身后那人重重哼了一声,王小二赶紧道:“等他们再散开,只见富商大老爷手中拿了个褡裢,说,不坏不坏,居然有二十两银子。”身后那汉子冷哼一声道:“大宋抚恤金,低级士兵亡者仅仅2两白银,这二十两银子,显然是在翠花那里露了白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有所不知,翠花这小蹄子,生就一身识钱本领,她只要一看男人走路身姿,就知道他身上有多少银子。我在她那里花了二十文,连手都没摸过。”那人哼一声道:“你这小子身上有这么多钱财,却只在女人身上花二十文,让你摸手都算施舍了。”王小二苦笑道:“老爷教训的是。”刚说完,只见眼前寒光一闪,低头望去,却是自己无名指又断,那断掉的指节还在地上跳动,不由得大叫一声,又晕了过去。


      待得他悠悠醒转,看到自己的伤处又不知道被什么药物所包裹,血已经不再流出,断在地上的指节却还在那里。他强提精神道:“小的……没说谎。真的……没有。”那人道:“大宋律里亡者抚恤二两白银,虽说那家伙是将校,至多不过五两白银,他哪来的二十两白银?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容禀,富商当时说的,确实是二十两。”那人道:“解释解释。”王小二道:“富商说二十两,那意思是告诉大家,总共只有二十两。”那人道:“然后呢?”王小二道:“然后就是,大家知道的就只有二十两,分也就分这二十两。再之后,地保、杂货店老板、翠花,他们分剩下的。”那人奇道:“什么剩下的?”王小二道:“就是参与的乡亲们只分这二十两,当晚来不来的都有份,其余几个人分剩下的。”那人道:“不来的也有份?”王小二道:“这是自然,没份的……可能会去告发,大家就都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
      那人道:“若是没来的觉得分少了呢?”王小二苦笑道:“不会的。告发的,在这村里也就住不下去了。”那人似乎是恍然大悟道:“你就是那个不需要住在村里的了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早知道了,何必再问。要不是小子有两下子功夫,在本地没有亲人给他们要挟,怎会分到了二十两?”那人道:“难怪你这样逃难的穷鬼,身上还有十七两银子这样的巨款了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什么都知道,小的不敢隐瞒。”此时他已经知道这人的逼供手段十分了得,那就是只问不说,等对方露出马脚,不如索性抖个痛快,明白人面前不装糊涂,兴许能够活命。


       那人又问道:“再后来呢?”王小二道:“那汉子死了。富商说,翠花第一个报信,且又抱住了那贼人……那英雄的手臂,算作首功,分5两。其他大家平分,他不参与,其实我们都知道,剩下的部分都是他的,我这才转天晚上去找他,露了一手功夫,告诉他,我就是个过路的,分点就走,多朋友多条路,以后有难来相帮……”那人又哼了一声,王小二连忙道:“这不过是道上的客气话,我哪里会帮这种财主。”那人道:“你没有趁黑谋财害命我倒是很意外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说到了我的心坎里。但当天晚上我摸进去,却被一个人发现了,那家伙表面上是在这村里开着一间杂货店,其实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,我险些栽了……”那人道:“打不过就是打不过,什么叫险些栽了?”王小二道:“是是是,我看那家伙的功夫,可能和您老有得一比。”那人道:“不用拍马屁,我没兴趣去打扰这种强盗。”


      王小二定了定神,道:“那天晚上,吴家兄弟负责埋尸体……”那人打断道:“什么吴家兄弟?”王小二道:“就是街头结尾住着的兄弟俩,一个叫吴天亮,一个叫吴天明。那个吴天亮,也就是吴老二,是翠花的姘头。”那人道:“村妓也有姘头?”王小二道:“也不算什么姘头,听小毛子说就是吴天亮当着玄坛庙发过誓,要娶翠花当老婆,翠花也就当自己是他老婆,其实这村子里,但凡是戴帽子的,除了吴天明以外,有两钱的都睡过翠花。”那人道:“这吴天亮倒是大度。”王小二道:“大度个屁……恩公,我不是说您,我是说那个吴老二,他就是个烂赌鬼,不怕跟您说,有一次他输了,他还蒙上翠花眼睛让我也……”说着就嘿嘿笑了起来,显然想到了什么龌龊之处。


      那人道:“这道没什么稀奇,乱世之中,我见过许多。”王小二道:“这事本来不稀奇,稀奇的是,原来吴老二一旦赌输了就卖村花,甚至直接卖给了富商,吴老二只有白天去翠花那,晚上全归富商的……”那人道:“这也没什么稀奇。”王小二笑道:“我也没说这个稀奇。恩公,”他顿了顿道:“我在……那个的时候,分明感觉到翠花是知道的,只是假装不知道。”那人道:“……这就有点稀奇,不过你扯远了。”


     王小二赶紧集中精神,回忆道:“吴家两兄弟埋了尸体,怕得很,一副没见过死人的样子。他们一走,我就去挖了出来……”那人打断道:“你挖了出来?”王小二一个响头磕在地上道:“小的该死!小的知道不该惊扰爷爷的朋友!小的贪财!”那人嗯了一声,似乎反而不动怒了,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     王小二道:“我挖了出来,才发现他身上有一口宝刀,有一本书,小的翻了两页,不由得吓得魂飞天外,又喜不自胜,因为第二页上,写着:华山九功,第一紫霞。”那人道:“哦?”王小二道:“恩公不是本地人,不知道华山派。华山派在本地是绵延数百年的大派,岳、蔡、封、穆几大姓氏传下来,门人弟子数都数不过来,死上一两个要是没人知道,倒是不怕。若是有人知道暗中在华山脚下杀了华山弟子谋财害命,嘿嘿……那只怕整个村子都要消失了,尤其是前几天,华山派英少侠刚刚巡视过,上报的是‘太平无事’,这事要是抖了出来,别说陆大有少侠,梁发少侠,就算是最低调的施戴子少侠,想保护他师兄弟不被责罚,要平了这华山村,不过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,大不了上报个劫匪作乱。”


      那人道:“区区一个门派,能有如此作为?”王小二道:“恩公有所不知。此地又名三不管,当今乱世,不知那天开始,称作‘灾星狂乱’,好好的天下分了几国,西边有大夏,南边有大理,东边有大宋,北面有大辽,甚至还听说更远的东边还有大金,咱么这个地方最尴尬,西边听大夏的,南边是襄阳,听大宋的,北边是大辽的,东边又是大明的,到了咱这边,说不清是谁的,所以小的才来了这边。”那人道:“嗯,有道理。”


      王小二又道:“正是因为这些边界谁都不管,也没法管,到处都打得热闹,这些不打仗的地方,就只能由地方管理了。”那人道:“地方,是什么意思?”王小二道:“地方,就是当地的势力。有门派的,归门派管理,村民们交平安费,任何外来人口要先到门派那里去造册。上个月,正是英白罗少侠。这个月嘛……还没到换值,当是新拜进山门的少年才对。所以……”那人接道:“所以就算死了人,也算在上个月,自然由英白罗遮掩过去。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您说什么都对。反正,嗯……少侠也得了银子。”那人道:“这么说来,看出银子数量的,只怕不是翠花,而是……嗯……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您说的都对。”那人似有所思,道:“我就说怎么动手这么果断。”


      王小二又道:“得了这个宝贝,我自然要发一笔财。但这证物却不能留在我处。”那人道:“为何?”王小二道:“爷爷您看,我这狗窝哪里藏得下东西?我第二天必然要大摇大摆出去,任他们来搜,他们找不到,我才说是交给朋友了,只要他们挖不到这宝刀和书,他们就一天不敢动我,那日子来了一个小鹤仙和我动手,我虽然打不过他,但正好顺水推舟送了他宝刀和书。要求只有一个,就是不要在本地出售。”那人喃喃道:“怪不得他找了海南的行脚商。”王小二道:“那小鹤仙自然是折在您手里了,他哪里比得过您老……”那人道:“我不过是取巧罢了,小鹤仙的功夫是很不错的,就是诡计差了些。”王小二应声不迭。


      那人道:“如此说来,你到不算是罪魁祸首。”王小二苦着脸道:“恩公,您就算放过了我,我也无法容身了,您看我这手还能出拳么?”那人道:“这个倒是容易,你也不用拿话激我,这些个什么富商、吴家哥俩、小毛子,还有那个翠花,我一并给你除了便是。至于你这个手嘛……”他顿了一顿,道:“你练的是岳家散手,出力靠食指对不对?”王小二一身冷汗刷地冒了出来,一个头磕到地上喊道:“爷爷!”那人道:“算啦,离了军队,荣耀也就没了。你是个逃兵,他也是。”王小二懵懂问道:“谁?”


       那人一把抓起他的头发,王小二眼前显出一张沧桑疲惫的老脸,上面遍布坑坑点点和纵横刀疤,唯有一双眼睛如鹰隼般锐利:“枫若夜,他们杀了的那人,你盗了他的尸体,而我却以为他早已经死了,巴巴地赶过来,却再一次给他送钟。”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9 21:4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王小二惊得脸都白了,道:”爷爷爷爷,我没瞧见您的脸。“那人啐了一口道:”精神些,别丢了军人的脸面。“王小二冷汗涔涔而下,道:”只求性命。“那人道:”言出必行,我说了不杀你,你自然留的性命。但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,你辗转到此地,又是为何?一生从军,莫要临死丢了英雄气概,要死,也站起来。“王小二似乎被这句话激发了性,双眼一闭,大声道:“山西南衣江,冤魂一千条!老子冲也不怕,杀也不怕,怕的是回了家却没了姓!你杀我吧,实话告诉你,那英雄看墙面发呆,我早就知道他是个当兵的!没准也是南衣江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枯骨!一次没死成怕什么!大不了再死一次!老子不怕死!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死!”


      那人慢慢放开了他的头发,由他瘫倒在地泪流满面,道:“原来,你也是个死不了的。嘿嘿,枫若夜也说他是个早就该死的,但却不想死了。他有他的老娘,你有什么?”王小二涕泪滂沱,哽咽着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我就是觉得,他们死得糊涂……我不怕死,我怕死的糊涂……呜呜呜”说着,他嚎啕大哭起来,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瞬间就要人头落地。


      那人喃喃道:“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,我为之而死的人,不知我因何而死。枫若夜,我有一点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他转身弯腰出洞,砖头又道:“我将这本书还给你,对你只有一个要求,今后如果有人来问你关于‘鸡’的事情,你就考验他一下,如果他打得过你,说明他是我派来的人,你就把这本书还给他。不用担心,过一段时间,这本书自然又会回到你手上,至于原因么……你不需要知道。而今晚上,这个村里的人,都要死。”话音一落,一本书倏地落在王小二面前,抬头望去,洞外月光如雪,仿若从未有人到访,只有地上断指鲜血淋漓,提醒亲历者这并非梦境。


【全文暂时完……如果我不想再补充的话】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8-19 22:07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【番外一】

小鹤仙喝得两眼发红,喃喃道:“高手,真是高手……”,眼下颇为萧索。潮汐海灵道:“兄弟,你真以为那人的功夫高过了你?”小鹤仙翻着眼睛道:“难道 不是?”潮汐海灵道:“自然不是。”小鹤仙气鼓鼓道:“兄弟虽然功夫不济,也自认有把子力气。”潮汐海灵笑道:“这是自然,小鹤仙一力顷千斤,襄阳城门落都挺得住,天下称颂,老哥岂能不知?”小鹤仙道:“老哥也不用损我,方才我却是用了八分力气,那刀纹丝不动。”潮汐海灵笑而不语,喝了一口茶。小鹤仙看他不紧不慢的做派,急得抓耳挠腮。


潮汐海灵看他实在着急,才说道:“兄弟,你看这个桌子上,是不是有个碗筷盅?”小鹤仙道:“是又怎的?”潮汐海灵道:“我这里有一把小刀,你看”,说着他将说中一柄铣刀嵌入碗筷盅和桌面之间,道:“这碗筷盅用四根木条穿透桌底,订在桌面,你是知道的。”小鹤仙道:“这个自然,天下酒楼莫不如此。”潮汐海灵道:“以兄弟神力,要震断这四根木条自然毫不费力,但那老鬼方才便是以此法将刀锋嵌入缝隙之内,你看”,他说着将刀锋向缝隙内压得更紧,道:“你来抽刀看看。”
      
小鹤仙伸手抓住刀柄向外一拔,刀身纹丝不动。他再用力,整个桌子都晃了起来,刀锋却依然不动。潮汐海灵笑道:“那老鬼方才便是以此法将刀锋嵌入缝隙,然后用力压住桌子,兄弟便是有千斤之力,也抽之不出,但是……”他笑着说道:“你且向上抬一下试试。”话音刚落,小鹤仙应手上台,果然碗筷盅与桌面之间抬出一道缝隙,他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
潮汐海灵道:“正是如此!”小鹤仙后悔道:“可惜那宝刀被他骗了去。”潮汐海灵道:“何为宝刀?你我识之,称其为宝刀,你我不认,那ZHI只不过是一件杀人的利器。兵者大凶也。”说完他抱起茶盅喝茶,微笑不语。小鹤仙大悟道:“啊呀!那刀受之不祥!若非老哥,险些自误!”二人哈哈大笑,再进三盅。


【番外一 完】

点评

鸭鸭好萌 妖总神神叨叨的,嗯,flee  发表于 2021-8-19 10:10 P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1-8-19 22:1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郭师兄威武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1-8-20 08:1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1-8-20 09:5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guo劳斯yyds!!!!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北大侠客行MUD ( 京ICP备16065414号-1 )

GMT+8, 2023-1-30 10:03 AM , Processed in 0.009992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