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大侠客行MUD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新手 wiki 升级
楼主: ajump

病卫何辜----某日醉酒突续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6 09:2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all 发表于 2020-10-25 09:32 PM
原来还有这么多故事呢

捕获ALL一名,穷光棍,烂赌鬼幸存者。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0-10-29 15:17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赶紧更新!生产队的驴都不带这么歇着的。
拿了我的玄铁剑,
要是不安排一个玉树临风、气宇轩昂、风流倜傥的角色进去,
看我不打死你!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9 15:2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nrm 发表于 2020-10-29 03:17 PM
赶紧更新!生产队的驴都不带这么歇着的。
拿了我的玄铁剑,
要是不安排一个玉树临风、气宇轩昂、风流倜傥的 ...

那好吧!NRM 牛肉面 面慈心善的大佬,深藏不漏的年轻高手,全家武功第一的NPC,路过客串。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9 20:4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
第四章 牛肉之面

本帖最后由 ajump 于 2020-10-31 11:03 AM 编辑

夏夜鸣蝉不少住。玄坛庙的供桌下颇为凉爽,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睡梦中醒来,傍晚他在此地纳凉,不知怎的就睡了过去。这再醒来时,从桌帘向外一望,只见庙中甚是漆黑,微弱的亮光从头顶某处射下来,眼前一切都模模糊糊奇诡可怕。但男孩并不甚惊慌,他自幼在此处长大,这庙宇睡了少说也有几十回了,财神老爷的胡子都不知摸了多少遍,只怕墙角的几个老鼠洞朝东还是朝西都清清楚楚,里面还藏有自己的各种宝贝。他慢慢伸个懒腰,却听见外面哗啦作响,心道:“莫非下雨了?”正想着准备爬出桌洞,就又听见外面杂乱一片,接着神庙大门一开,闯进几个人来。


进得庙宇的共有三人,模样均在二十岁上下。当前的一位紫青面皮,双眉斜挑向上,下唇微凹,带着三分狠辣之相。紧跟着的一位脸颊瘦削,嘴角含笑,目光灵动桃花卧蚕,如果不是斗笠上雨水滴落,倒像是个风流公子。最后的一位步伐稳健,面色不喜不忧,要不是衣衫多处破损,倒像个书生模样。


三人环视破庙一周,最先进来的那位年轻人道:“师兄,这一口气少说也有二十里啦,咱们歇歇罢。”他是向着最后进来的那位相询,显见得后者为三人之首。那被称为师兄的点了点头,道:“也好,只是不可太久。”他虽然也气息稍急略显狼狈,但显然比前头两位好的太多。


那次位进来的桃花眼公子寻了个干爽地方坐下,叹道:“本以为趁其不备,必能一击成功,谁料那岳……竟然如此命大,真是功亏一篑。”那师兄端坐在门口,闭目行功不言不语。那吊眉青年恨声道:“谁能料到那厮竟然偷偷练了紫……那个功?否则我那一剑定然穿他个透心凉。”桃花眼公子道:“最无耻的是,他运指弹你那一剑,本是我剑宗的功夫,这贼子居然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自觉失言,住口不语。果然那师兄睁开眼来,看了这两位师弟一眼,道:“说了要谨言慎行,这处偏僻无人,说说自然无妨,但今后要注意,这剑宗二字,除非艺有大成,否则再也不要当他人面提起。你看那贼子还小我们几岁,心计却如此之深,若再轻敌,恐怕就不是落败逃命这么简单了。”说罢他在二人脸上一扫,两人均面有惭色。


那师兄又道:“此事归根结底,还是我等学艺不精。”他顿了一顿,似有无限惋惜地喃喃道:“只可惜师叔不肯回来,否则这些宵小,焉能挡得他老人家一剑……哎……”。他低头从背后抽出一把长剑,但见剑身上血迹宛然,触目惊心。他自嘲般地笑了一下,说道:“想不到我兄弟三人此番前来,未能诛得首恶不算,还帮他剪除了剩下的竞争者,这岳贼显然要独掌本门门户了。”


那桃花眼青年听到此处,也抬头恨恨地道:“可惜了中则那水灵灵的小丫头,出落得花朵也也似,却被他骗得五迷三道,唉……”那吊眉青年似乎有所不满,抱怨道:“从师兄,你就是怜香惜玉下不去手,你方才那一剑如若刺实了,他们两个就做一对儿糖葫芦,哪里还有今日这事?封师兄,你说是也不是?”那“从师兄”听见抱怨,似乎自知理亏,嘟嘟囔囔分辩了几句。“封师兄”见他难堪,打圆场道:“成师弟,过去的事,也不要再提了。多想想今后怎么锻炼功夫。”他顿了一顿,似是斟酌了半天,续道:“两位师弟,我方才思前想后,觉得那日左师兄的提议不得不考虑了。”


从师兄奇道:“前日封师兄不是婉拒了左师兄提议,还说我……派内部事务,自当我们内部了结?且那左……狼子野心,便是小弟也看得出来。求其庇护无异于助纣为虐。”封师兄缓缓道: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今次失败,天下只怕再也无我兄弟容身之所,那岳贼心计实在胜我等十倍,没有强力庇护,还谈什么卧薪尝胆,十年破壁?只要我们三人相助,左师兄必然能夺得掌门之位,他日武功有成,再借五岳剑派之力,卷土重来尚未可知。要说助纣为虐,这放眼天下,在我们看来,除了岳贼何人不为周武商汤?只要能重振华山门楣,对得起列祖列宗,也就是了。再说这西岳地界各地农户的租子、平安费,都肯定是交给了山上那贼人,今后我们吃什么喝什么?”那两位兄弟见他如此坚持,也便沉默点头。


他们三个絮絮叨叨已经说了半天,供桌下的小童却是早都听得累了。他年纪幼小,丝毫不觉得这些大人说的有什么紧要,只是腹中饥饿,想要回家吃几个野菜饽饽,想到这里他一掀帘子,爬了出来。


他这大模大样爬出来不要紧,破庙内坐着的三人可是大惊失色。他们看外面瓢泼大雨,庙内残灯如豆,决计没能想到这小破供桌下面竟然有人,也就根本就没有仔细检查这座破庙,所以方才放心谈的都是性命攸关的大事。其中任何一句流传到江湖上,都足以让三人身败名裂。此时这小童大剌剌地爬了出来,岂不叫人惊慌莫名?


成师兄身形一晃,一把抓住了那小童肩头,厉声喝问道:“小王八蛋,你在这里多久了?都听见了什么?”他性情暴躁,因此并未控制手上力道,岂料那小童骨骼颇为结实,竟然不觉疼痛,还别扭地去搬他的手,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我一直在哩,三位大叔说的我全都听见啦。”


那从师兄长身而起,长剑应声出鞘,唰地刺向小童。那男孩根本看不清长剑来路,丝毫不觉危险,更遑论躲闪,眼见就要血溅当场。却听“叮”的一声,那封师兄挡开了从师兄的长剑,低声叹道:“他……还只是个孩子。”那从师兄脸上一热,低头道:“师兄教训的是。”说完转身向外走去。那成师弟却任凭男孩抓着他的手厮打,不肯放手,口中说道:“封师兄,此地不过二十余里……”


那封师兄突地惊醒,道:“是。明日贼人必然追及于此,如方才言语被传了出去……”言下颇为踌躇。沉默半晌,封师兄一咬牙,转身面向庙门,似是不忍见这小童无辜丧命。那成师兄双眉一皱,目光中杀气毕露,右手向背后一拔,长剑在手,对着男孩喉头便刺。


却听“呛啷”一声,伴随着成师弟的闷哼。封师兄转身过来,却见成师弟后退到庙墙,庙堂中央多了一名蒙着面纱的黑衣女子,将那男童护在身后。


封师兄素知自己这师弟年纪轻轻,剑法尚未大成,但本门武功讲究轻快灵动,一招之间就被逼退还抢了人去,却是从无仅有。封师兄心下大寒,拔剑在手,沉声喝道:“不弃!”那从师兄本已走到庙门外,听见呼唤飞奔而入,一见情势心中了然,也擎剑在手,三人隐成合围之势。


封师兄正待开口,却听那女子先问道:“看你们三个也应该是成名人物了?怎地连一个小孩儿也不放过?”封师兄哪里肯自报家门,道:“阁下是什么人?来了有多久了?”他之所以有此一问,是见那女子衣衫并未湿透,而外面夜雨正盛,如果这女子也早就藏在此间,那才叫大势已去,说不得要将这一大一小全杀了。


那女子缓缓道:“我刚进来,就见这吊死鬼要杀这孩子,要是平时我也不愿意管。但今天,我心情不好,很不好。”她顿了一顿,道:“我今天还没杀过人,现在我想杀几个人凑数。”说道最后,隔着面纱都能感到她眼中冒出阵阵寒气,破庙墙外大雨如注,却掩不住她语声中杀机毕现。


封师兄再不迟疑,一招“苍松迎客”直刺女子头脸。他一出手,其余两位师弟也拔剑相助。那女子拉着男孩身形闪动,道:“咦?华山剑法?听说是名门正派,怎么会在这里杀一个小孩?”口中说话,身形已经连闪三招,姿态飘然若仙,竟是从三人合围之间躲了开去,站到供桌一侧。封师兄大惊失色,没想到此女身法如此高明。他哪里知道,这女子年纪虽轻,却是来自江湖中最不为人知的一个门派,其轻功最善于在斗室之中躲闪腾挪,入门功夫便可手抓麻雀,要论“不容间隙”这四字,江湖中的确不做第二人想。


封师兄起手剑法便露了门派,其两名师弟心下也明白,师兄是下决心要将二人格杀,不留任何余地。那女子冷冷道:“三位就算将我杀了,这华山剑法伤痕却瞒不了人,又有什么意义?”那从师兄淫笑一声道:“毁尸灭迹又有何难?何况小姑娘年轻貌美,你哥哥有的是手段。”语声极尽猥亵。


说话间,那封师兄将长剑在成师弟剑上一搭,二人反手出剑,配合极为精妙,竟然隐含两仪之数,威力瞬间倍增。这是该门派中藏得有一门反两仪武功,二人合璧之后,招数相生变幻不尽,即可抵挡一流高手。今夜上山行刺,本就是计划两人合璧牵制敌人,再由从师兄一剑毙敌。眼看即将得手,却被小师妹拼死挡剑护住敌人,而从师兄又不肯辣手摧花,这才功败垂成。此刻故技重施,那女子出其不意,身形立时大见滞涩。那从师兄站在圈外计算良久,瞅准时机,一剑刺出,正是那女子避无可避之处。


那女子眼见长剑袭来,心下冷笑一声,本想拔地而起避开这必杀一击。突地想起身后便是那男童,自己如果闪了开去,那男童势必要横尸就地。这么一迟疑,时机稍纵即逝,本可逃生的空门已经不复存在。


那女子心中低叹一声,闭目心道:“罢了!想我纵横一世杀人无算,从未救得一人,今日却糊里糊涂死在这里。看样子死后尸身还得受那狂徒羞辱。”她心下一横,转身袍袖覆住男孩,背后空门大开,迎向从师兄的长剑。


那从师兄心下暗叫:“可惜!可惜!”他从开始看见这女子身形,就看得出其体态婀娜多姿,必然是媚骨天成。此刻剑招已老,断不可能留得此女性命,心中不由暗叹。想着自己这长剑要在这纤细曼妙的后背上戳一个窟窿,那真是大煞风景,不由心下大是后悔。


便在此时,只听得“嗤嗤”几声轻响,兄弟三人但觉眼前一花,手中一轻,整个身躯不由自主向后飞去,一直撞到墙上,狼狈滑落下来。仔细看时,只见三人长剑被一根白色物事捆挂在神像胸前,悠悠地晃动。再往四周一看,除了那女子仍然闭眼抱着男童蹲在原地,却不见半个人影。


封师兄暗自调息,喝道:“不忧,取剑!”成师弟纵身而起,要去拿那长剑,却不知道身到半空突然真气消失得无影无踪,哗啦一声摔在供桌之上。这一摔只摔得他五脏六腑七荤八素,他踉跄着爬起身,伸手去摘自己的宝剑,却突然停在那里,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。


封师兄喘了几口长气,见他不动,再次喝道:“不忧!”那成不忧听见师兄呼喊,答道:“是!”却是不敢伸手拔剑,甚至连身子都抖了起来。封师兄转头望向另一位师弟。那从不弃点了点头,起身慢慢走到供桌前,迎着油灯昏暗的光线望去。一看之下,竟然也呆住了。


封师兄心知自己这师弟虽然贪花好色,但却并非大惊小怪之人,不由得心中好奇,也走过去一望,不料这一望,连他自己也呆住了。


只见三把长剑并不是被捆在神像上,而是被一根白色物事在剑身上洞穿而过,牢牢钉在神像胸口。那物事在空中抖得笔直,精莹透亮,还有汁水一滴滴地落下来。


那竟然是一根面条。是一根随处可见的牛肉面中的面条。


这根普通、柔软,随便一个六岁孩童都可以大嚼特嚼的牛肉面条,将兄弟三人赖以成名的宝剑剑身随随便便地穿了一个洞,并带着它们飞起,以没有人看得清的速度,牢牢钉在神像胸口,还隐隐冒着热气。


便在此时,身后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问道:“唉?我这个出场还算拉风么?”


点评

nrm
这出场...........看得我老脸一红。  发表于 2020-11-19 11:16 AM
这写的....真心奥利给 (之前觉得太长不想看的,一看真是让人惊叹,引人入胜)  发表于 2020-10-31 07:32 A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29 20:5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nrm 发表于 2020-10-29 03:17 PM
赶紧更新!生产队的驴都不带这么歇着的。
拿了我的玄铁剑,
要是不安排一个玉树临风、气宇轩昂、风流倜傥的 ...

你看你屌不屌?

点评

nrm
屌炸天了。  发表于 2020-11-19 11:23 AM
估计是经常看的  发表于 2020-10-31 07:31 A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0-10-29 22:0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chat* admire guodalu
chat* bud nr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发表于 2020-10-29 22:13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面老板好拉风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30 08:12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dsleeper 发表于 2020-10-29 10:08 PM
chat* admire guodalu
chat* bud nrm

本来打算太监了的,面老板强烈要求自己有个牛逼角色,于是硬加了这一段原本没有客串。不过你不用在乎,你已经出场了,而且已经死了。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30 08:1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下……一……个……就……是……你……

点评

这断断续续的发音听起来ALL是地府的工作人员  发表于 2020-10-30 09:50 A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10-30 11:04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什么大娘可以有点评功能?我却没有?为什么连猫屎强都有请帖我却没有啊!

点评

chat* poor guodalu  发表于 2020-10-30 11:08 AM
北大侠客行Mud(pkuxkx.net),最好的中文Mud游戏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北大侠客行MUD ( 京ICP备16065414号-1 )

GMT+8, 2023-1-30 10:30 AM , Processed in 0.011785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